忘了千禧一代吧 现在营销界开始对95后着迷了

2017-07-18 13:30 | Business Insider | 关注:7199

忘了千禧一代吧 现在营销界开始对95后着迷了

  恐怕没有其他千禧一代能比思想领袖(thought leader)更常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些思想领袖就是一些自称为专家的品牌咨询师,他们到访全球各地,参与数据分析,为的就是告诉各大品牌公司,千禧一代的饮食习惯、购物喜好、工作以及生活方式,与此同时赚取大量金钱。皮尤研究中心统计显示,美国千禧一代人口已超越婴儿潮一代,以7500万人口成为美国数量最庞大的一代。

  而现在,一群青年企业家正准备追随前辈的脚步,开始自己的咨询事业。

  近几年,在千禧一代逐渐步入中年之际,越来越多由年轻人运营的咨询公司开始向老一辈展示什么是潮流。

  千禧一代之后的一个群体被称为Z世代,他们出生于1996年至2010年间,在美国人数达到7200万左右。现在,众多品牌已经开始想尽办法迎合Z世代的口味。而运营Z世代咨询公司的年轻人也正在与一些大公司合作,比如大型电讯公司、零售商、自动化制造商、航空公司以及一些世界500强品牌。

  商业媒体Fast Company曾在报道《Z世代是谁,他们想要什么?》中指出,到2020年,Z世代将占据美国消费者群体的40%。Z世代常被媒体及市场研究企业称作“屏幕依赖群体”,对其他事物的关注几乎为零。但埃森哲旗下的设计及创新咨询企业Altitude对一批年龄在16至18岁之间的Z世代进行调查后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调查指出,Z世代并非缺乏注意力,生活在信息爆炸时代的他们会进行信息过滤,并将注意力放在真正感兴趣、想花时间钻研的地方。Z世代也并非沉溺网络、不善交流,只是因为随着科技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逐渐转移到网络平台之上。他们通过社交网络塑造自己的形象与品牌,但也不愿泯然众人。那是否意味着Z世代与前几代人相比,是更具企业家精神、更乐意寻求创业的一代呢?调查指出,Z世代实际上是更为务实的实用主义者,他们的确青睐创业,但预见风险、追求稳定才是他们的关注焦点。

  与千禧一代的思想领袖不同,这些专注于研究Z世代的专家都非常年轻,与他人联系紧密,熟知文化基因以及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竞争力——正如一位的18岁的Z世代咨询师约拿·斯蒂尔曼所说,这种竞争力已经蕴含在他们这一代人的血脉之中。

  “千禧一代喜欢用社交媒体告诉大家‘我得到了一份超棒的工作,你们也来申请吧!’这样的消息,”斯蒂尔曼说,“我们Z世代更有竞争力,同时更为独立;我们永远都不会像他们那样做,我们只会想为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份工作。”

忘了千禧一代吧 现在营销界开始对95后着迷了

  青年思想领袖步入市场

  对斯蒂尔曼来说,世代的咨询工作是一份家族事业。斯蒂尔曼与他的父亲大卫一起运营了GenZGuru——第一个由父子合作运营的X/Z世代咨询团队。斯蒂尔曼表示,在他15岁左右的时候,父亲已经是一名颇有成就的趋势分析师、作家、咨询师以及演讲家。后来,斯蒂尔曼提出和父亲一起合作创办现在这家新公司。

  “一开始,我意识到自己不是一名真正的千禧一代,”斯蒂尔曼说。之后,他开始上网搜寻有关Z世代的资料,随即决定自己要跟随父亲的步伐,了解任何有关他同龄人的一切事情。

  斯蒂尔曼与父亲一起发表了三篇关于Z世代的论文,共同写了一本由HarperCollins出版、题为《Z世代的工作方式:下一代如何改变职场(Gen Z at Work: How the Next Generation Is Transforming the Workplace)》的书;另外,父子二人还为《纽约时报》撰稿,主题聚焦职场中的年轻人。

  千禧一代生于这么一个时代:开放的办公室模式、无限的假期政策、以目的为驱动并能使用Slack等应用平台进行有效交流的工作模式。然而斯蒂尔曼说,如今的大企业都对Z世代劳动力群体的需求毫无准备。

  “人们都说我们是千禧一代,”他说,“但是如果我们都把自己认为是千禧一代的话,那么我们将会面临很大的问题。”

  在克利夫兰工作、身为Z世代思想领袖的康纳·布莱克利认为,如果各大品牌也把Z世代当作千禧一代进行营销的话,他们也同样会面临困难。

  14岁时,康纳·布莱克利曾为跟随企业家、著名博客作家加里·维纳查克的脚步,参加了西南偏南音乐节。从那时起,布莱克利便有了创业的想法。现在,他正在运营一家专注于Z世代的咨询公司YouthLogic,公司位于俄亥俄州,旗下有4名全职Z世代员工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青年承包商。

  布莱克利曾经写过一本题为《BrandZ》的书。他的公司主要为Sprint、NPD集团、社交媒体管理平台Hootsuite、Daymond John以及其它主要的消费品牌提供针对年轻人的营销策略。

  “与Z世代保持紧密联系至关重要,年轻人正在定义什么是潮流,”布莱克利说,“年轻人总在给其他年轻人展示什么才是潮流,但是他们从来都不会把这些告诉所有人。”这就是Z世代的势力所在。

  年轻人的需求正在增加

  布莱克利还指出,当老一辈的人特别是投资人不知道当下什么是潮流的时候,他们通常第一时间会向比他们年轻的人请教。

  来自三藩市的20岁女孩蒂凡尼·钟对这种情况尤为熟知。在18岁的时候,她成为了硅谷最年轻的风险资本家,在Binary Capital公司当分析师。

  在这个公司里,蒂凡尼成为了其他人了解下一代的中介。她为Binary找到的客户都是通过她的同龄人介绍的。

  现在,和布莱克利和斯蒂尔曼一样,蒂凡尼希望成为投资人和品牌公司了解Z世代的中介。最近,她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辍学,成立专门研究Z世代的Zebra Intelligence公司,于5月开始承接业务。

  “我当时在想,商界应该会有很多人对年轻人一无所知,也缺乏了解他们的渠道。”在分享她创立公司的想法时,蒂凡尼表示,“我想让大家认识年轻人的需求,帮助大家更深入地了解他们。”

  然而,不是所有的青年思想领袖都离开了学校,追求他们的金钱之梦。18岁的梅琳达·郭是一名即将入读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在两名康奈尔大学暑期项目认识的同学的帮助下,成立了自己的Z世代咨询公司JÜV Consulting。她与即将入读常青藤院校的两位准新生联合创办人Ziad Ahmed 以及Nick Jain一起,努力在学校学习和咨询工作之间找到平衡。

  JÜV Consulting是一家完全由年轻人运营管理的咨询公司,该公司是一个供全国年轻咨询师与各品牌保持紧密联系的平台。现在,公司雇用了超过80名青年Z世代咨询师,此外还建立了一个全球青年网络,共有来自20个州和30个国家的超过400名年轻人加入。

  比萨饼店的暑期兼职怎么了?

  梅琳达表示,在过去一年,她看到一大批年轻人渴望想成为Z世代专家,JÜV Consulting公司的咨询师一职也收到了大批申请。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人争相成为Z世代专家和针对年轻一代的市场营销人员,而不是像他们的老一辈那样做餐桌服务员、保安、保姆这样的兼职呢?

  梅琳达认为,热衷打造品牌与形象(super-brander)是Z世代的特征之一。“在一个只需要用手指轻触屏幕就能使用在线工具的世界里,Z世代更倾向于定义自己的身份。我们习惯了在Instagram、Facebook以及Snapchat上分享自己的照片。对于我们来说,在个人网页或通过自己的事业来定义自己的身份只是我们的第二天性。”

  18岁的伊尚·戈埃尔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在六年级的时候,他创建了一个Instagram营销代理网站,为任务发布及外包平台Fiverr上的年轻人分发任务。

  现在,戈埃尔为Mark Cuban滑板公司这样的品牌提供咨询服务,并独立运营自己的咨询公司Genzey。在空闲时间,他会运营一个秘密的Z世代企业家Facebook群组,该群组汇集了众多Z世代的思想领袖以及年轻创业者。

  在这个Facebook群组里,甚至有13岁的年轻人在讨论创业之初个人品牌塑造的问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咨询师表示,他觉得自己在高中才开始从事咨询工作实在是太迟了。

忘了千禧一代吧 现在营销界开始对95后着迷了

  他们与千禧一代的营销人员不同

  当你问Z世代对于千禧一代专家的看法时,他们大都不太认可这些前辈。

  布莱克利说:“老一辈的Z世代专家曾经说自己是千禧一代的专家,现在他们就自相矛盾了。”

  “人们已经厌倦听到千禧一代或者是千禧一代专家了,”斯蒂尔曼说,“千禧一代是历史上最受到热议的一代人。而现在,人们想知道之后的一代人会是怎样的。”

  今年46岁的安琪·里德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他们分别是18岁、16岁和13岁。里德拥有20年的市场营销经验,决定尝试成为一名Z世代专家。她正在准备与他人合作写一本关于Z世代的书,与此同时,她也会在自己的网站GenZmom上写博客,帮助品牌公司吸引和她孩子同辈的年轻人。

  “当孩子们的朋友过来玩的时候,有时候我就问他们‘你们的Instagram都关注了谁?YouTube现在最有趣的视频是什么?现在什么是潮流?’而他们就会说‘别问了,我们不是你的讨论小组!’”

  这是长期存在的行业还是仅为一个奠基石?

  虽然很多的Z世代咨询师仍然很年轻,他们都非常敏锐地意识到在当今时代,事物变化的速度飞快,他们的技能很快就可能变得一无用处。因此,很多的这些青年企业家都极为注重交际,随时为自己的选择作出改变。

  梅琳达说她和她的合作创办人致力于在大学期间维持JÜV Consulting公司的运营,但即便如此,她还没有作出一个长期的职业规划,而是打算怀着开放的心态完成学业。

  “我们仍然会运营这家公司……但是我也会把大学视作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她说道。

  而不准备上大学的斯蒂尔曼则打算继续追随父亲的脚步,当一名趋势分析师。但是他说无论他的生活方式看上去有多么与众不同,他都会尽量脚踏实地。

  “我们这一代人最有名的词就是‘影响者(influencer)’,”他说,“人们会想,‘你在Instagram上有5.5万粉丝,突然间你就不用去上学了,你真有影响力。’但其实最重要的是那些幕后工作。我最想知道的是,那些有影响力的人,你们未来30年的计划是什么?”

  然而,布莱克利和年轻咨询师都表示,成为一名Z世代的思想领袖是通往成功最快的道路,无论你最终打算做些什么。你总是可以找到具体的目标。

  “在我的手机里,存着亿万富翁和行政总裁的电话号码,就是因为这份咨询工作,”布莱克利说,“如果我要从事其他工作的话,我会比其他人走得轻松。老实说我认为我可以做任何的工作,如果我明天创立一家公司,专门制造Z世代认为很潮的办公用品,那么我可能会成为一名百万富翁。”(翻译:陈伊俐)

华衣网 · 服装经营管理